包豪斯火了100多年但你知道包豪斯创始人的家是什么样吗?

从一所学校到设计风潮的代表,包豪斯对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美学精神更是历久弥新,成为永恒的经典。

流行百年的包豪斯越来越被人们所熟知,如今各种经典实用的包豪斯家具更是受到了家居博主们的热烈追捧。

随便翻一翻现在的社交软件,那些晒出自己家装美照的博主们的家里,瓦西里椅、巴塞罗那椅等包豪斯家具都是高频率出现的家居单品。甚至还有不少网友们DIY起包豪斯风格的家具,成品随便一拍都是时髦与格调。

当包豪斯成为了流行风向标,你是否好奇那些能够代表包豪斯的人们又是如何布置他们的家呢?

今天小梦就带领大家云参观包豪斯学院创始人、第一任校长Walter Gropius(沃尔特·格罗皮乌斯)的住宅。

“包豪斯”一词是由Walter Gropius创造出来的,他将德语里的 Hausbau(房屋建造)一词调转,最终使用了这个巧妙的“Bauhaus”作为学校的名字。

而Walter Gropius也正是包豪斯学院的创始人,现代主义建筑学派的奠基人之一。

1932年纳粹党强行关闭了包豪斯,老师和学生们流亡至柏林的一家工厂。次年包豪斯终究面临关闭的命运。

1938年,Gropius来到马萨诸塞州接受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的教职,一家人也随之在此安顿下来。

Gropius的新家建在了离瓦尔登湖不远的地方,被绿色的苹果树团团围住。住在这里能够切身感受到《瓦尔登湖》中描述的“大自然一直延伸到你的窗口。就在你的窗下,生长了小树林,一直长到你的窗楣上。”

这座白色的建筑师自宅结合了当地新英格兰建筑的传统元素设计,使用了传统的木材、砖、粗石建造而成。

同时Gropius始终遵循着现代主义美学,融入了不少创新的材料,比如玻璃块、隔音石膏、铬栏杆和最新的装置技术等等。

内部设计更是将包豪斯风格的构件和家具完美融入,每个功能区都追求着效率和简约。

最终这座房子成为了传统新英格兰美学和包豪斯现代主义教义的混合体,非常有国际风格。

如今Gropius住宅连同内部的所有东西都被捐给了新英格兰历史博物馆(Historic New England),里面的所有家具摆设都是按照当时Gropius夫妇居住时的样貌布置,使得我们仍旧能够欣赏到这位世界知名的建筑设计师的伟大住宅。

对于这座漂亮的白色建筑,许多人一定对那面玻璃砖墙影响深刻,而入户走廊就掩藏在玻璃砖墙背后,无论从外还是从内看,都能感受到玻璃砖墙特有的美感。

一道中性风格的黑白格纹帘正式划分出室内区域,玄关旁边安装了悬挂式衣架,进门后脱下的外衣非常方便顺手挂上。

和大部分现代主义住宅一样,室内采用了开放式的设计,这样的优点显而易见:宽敞、明亮,功能区更加灵活高效。

大面积玻璃落地窗将室外的景观和光线尽数揽入,也让室内高低起伏的绿植盆栽轻松与室外的树木相融。

整个室内使用了极简主义的配色方案,包括了经典的黑白灰,地面则是土红色,提升了整个空间的层次感。

在起居空间中我们仍旧能看到玻璃砖墙的存在,比起传统隔墙,玻璃砖墙对室内采光更加友好,通透朦胧的质感也为室内带来别样风情。

餐椅是Marcel Breuer的作品,采用镀铬钢和帆布组成。这样的设计有没有让你眼熟?没错,大名鼎鼎的瓦西里椅(Wassily Chair)正出自Marcel Breuer之手,这位设计师很擅长设计钢管材质家具。

客厅就在餐厅旁边,两张柳宗理的蝴蝶凳放在其中,就像误入室内翩翩起舞的精灵~Gropius夫妇非常喜欢蝴蝶凳优雅的设计。

在壁炉上方是Gropius最喜欢的抽象艺术品“Chi 38”,这是匈牙利画家、摄影师,同时也是包豪斯学校的教授Laszlo Moholy- Nagy的作品。

而角落中奇怪的装饰物其实是一个四面体风筝,是格罗皮乌斯在哈佛大学研究生任教时的一名学生送给他的。

窗边的灰色单人椅也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大师级作品——著名设计师Eero Saarinen的代表作“womb chair(子宫椅)”,半包围结构给人带来强烈的安全感和舒适度。

旁边的黑色小边几同样是设计师Marcel Breuer的作品,这个系列的边几作品因简洁的外形和质感成为当下家居爱好者们热衷的包豪斯家具。

视线转至另一边,Isokon的躺椅上覆盖着白色皮毛软垫,它是房间中看上去最温暖舒适的地方,也是Gropius的妻子Ise最喜欢坐的地方。

旁边的角落放着一张黑色的沙发床,与背后堆积如山的书籍墙架组成了人们梦想中阅读角。

在阅读角的旁边,也就是我们刚才看到的玻璃砖墙背面是一个单独的隔间,那里被用作学习工作区。

双人书桌搭配Eero Saarinen设计的椅子,置物台上放满了各种工具和可爱的小玩意,一个温馨的学习区就诞生了。

纵观整个一层空间其实是以玄关门厅划分了功能区,一侧是完整的生活起居区,另一侧则是厨房和保姆间。

首先是主卧,墙上悬挂的一块色彩鲜艳的羊毛地毯给这个房间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这是来自朋友Louis McMillen的礼物。

除了地毯,主卧中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床头柜上两个圆润的台灯。熟悉包豪斯历史的人对这个台灯绝不会陌生,这是包豪斯著名的经典设计之一,由Wilhelm Wagenfeld设计的台灯WA24。

紧邻主卧的是一间客卧,因为空间很小,两张单人床首尾相连摆放,这样可以让房间看起来宽敞。

这张靠着两面墙的桌子仅有一根桌腿支撑,桌腿中间连接着一个灵活的平板,可做床头柜边几使用,非常别致。

这是由Marcel Breuer设计的,Marcel Breuer对包豪斯家具的设计影响深远,他的不少作品仍旧是当下备受追捧的时髦单品。

值得一提的是Gropius让当时12岁的女儿Ati自由地设计自己的卧室。

Ati选择在她的卧室里放置了一张看上去有些笨重的木制书桌。这张书桌其实是房子里最古老的家具,它是1923年在包豪斯学校的木工店里手工制作而成的,当时Gropius在魏玛和德绍的那几年里一直使用的都是这张桌子。

最后这张桌子漂洋过海,跟着Gropius来到美国,继续陪伴着小女儿成长。

这是Herbert Bayer的作品,他在包豪斯接受过培训,是一位印刷和平面设计大师。这幅名为“Stable Tools”的作品是一幅农业工具的抽象渲染画。

桌上用来放日历的Isokon Gull杂志架也值得注意,它的外形是如此契合其名字“海鸥”,这是一件珍惜的中古家具,因为战争原因成品寥寥无几。

Ati不仅仅有自由设计卧室的权利,她的房间还带有一个屋顶露台和私人入口——我们在建筑外看到的那个美丽的螺旋锻铁楼梯正是通往她卧室外的露台。

这就是包豪斯校长Walter Gropius的家,即便已经过了八十多年,我们依旧可以窥见那些至今仍在流行的设计元素,跨越了时间,终将继续引领下一个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