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茵科普】转场与叠印穆里尼奥探秘逆足边锋

皇马欧冠三连时期,赛场上多次出现这么一种情况,那种情况令球迷尤其是初阶球迷比较困惑。那就是,如果贝尔和巴斯克斯同时上场的话,齐达内会安排惯用脚为右脚的巴斯克斯打左边锋,安排惯用脚为左脚的贝尔打右边锋。这种安排曾经多次引发球迷的讨论,这种安排到底出于什么考虑,是刻意、故意还是任意、随意,对此,有不同的声音。

有鉴于此,本文试图进行一些粗浅的解读,如果解读不当的话,还望朋友们海涵。

442和433一直是两种足球主流阵型,因为攻守相对平衡的原因,这两种阵型比较流行,也由此派生出了很多新阵型。433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非常流行,442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非常流行。这两种阵型的共同点有两个。一是,比较重视中场核心。二是,虽然攻强守弱,但还是比较平衡。

所以,这种情况下,边锋在进攻时候的手段很单一,一般就是简单的下底传中。单纯下底传中的话,边锋一般选用顺足边锋。简单解释就是,以右脚为惯用脚(惯用脚也叫顺足或者主力脚,球员主罚定位球时用的脚便是惯用脚。)的边锋打右路,以左脚为惯用脚的边锋打左路,这就是顺足边锋。

顺足边锋看似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但为了之后阐释逆足边锋更容易,还得多解释几句。

第一,要想技战术发挥到最大威力,就得严格按照最优解理论进行安排。这个是本文的核心观点。

第二,体育技战术分主流和支流。主流是本格科班,支流是剑走偏锋。比如,篮球世界里,乔丹、科比是主流,吉诺比利则是支流。足球世界里,双顺足和外脚背是支流,左右脚不平衡则是主流。

绿茵赛场上,机会稍纵即逝,技战术比拼到一定层面会分秒必争。所以,尽可能减去多余的调整时间往往能占得先机。这样看,单纯下底传中的话,顺足边锋可以不调整直接传。按照最优解理论,逆足边锋或者需要调整到顺足才能发挥最大威力,但这样就会耽搁时间。或者用外脚背不调整直接传,但外脚背属于支流技术,很难把控,即使对外脚背高手而言,能传的准,但对接球者也有一定困难。

第三,以下底传中为主要任务的顺足边锋在边路活动的时候,以纵向突破为主,那么,纵向突破的话,顺足边锋用惯用脚会把球带的接近边线更远离球场中间防守区域,会给对方增加防守困难。而逆足边锋纵向突破的话,则会把球带的接近中间防守区域,更容易被防守。

第四,即使是左右脚均衡甚至双顺足的球员,如果以纵向突破为主,效果也会打一定折扣。

简单举一个例子,齐达内的左右脚非常均衡,齐达内职业生涯十佳球中有六粒是用左脚打进的,其中包括1994年在国家队的首秀远射,1995年在波尔多35米开外的吊射以及著名的天外飞仙。

2004年欧洲杯是齐达内国家队生涯中遇到的几乎唯一的信任危机。那届大赛,法国队以亨利、皮雷为代表的阿森纳帮风头强盛。为了平衡更衣室,桑蒂尼让齐达内打左边前卫,皮雷打右边前卫。齐达内在左路多次用右脚盘带纵向突破之后下底用左脚传中,尤其法国3—1打败瑞士的比赛,齐达内边路传中特别多。1/4决赛,法国遭遇了希腊的顽强阻截。希腊对齐达内盯防严密。那场比赛多次出现这样的情景,齐达内在左路纵向突破,被希腊后卫断球。把齐达内安排到左路应该是法国被希腊淘汰的原因之一。

所以,综合以上讨论,如果单纯考虑纵向突破下底传中的话,一般以顺足边锋为主。像齐达内在2004年踢左前卫,贝克汉姆加盟皇马踢后腰之前,菲戈给贝克汉姆让出右路自己踢左边锋,这些都是暂时的客串。大多数情况下,教练会选择曼联三冠王时期左路吉格斯与右路贝克汉姆两翼齐飞那种最正统的战术安排。

但是,主流打法会遇到瓶颈期的,主流战术瓶颈期到来之时就是支流打法开山立派之刻。

以433阵型为例,边锋的过分前压会增加边后卫的防守压力,于是就有了三中场配置。撤下一名前锋,增加一个防守型后腰,在中场形成组织进攻,两个侧翼后腰保护两边防守的三角形中场,这就是当年433阵型的构建原理。

于是,这个阵型就有一个七寸命门式的致命缺陷,那就是如果把中场进攻组织核心冻结,那么整个阵型就难以运转。

第一,1982年和1986年世界杯上,意大利盯人中卫卡布里尼以及“鬼见愁”詹蒂莱专门盯防对手的组织核心,阿根廷的马拉多纳和巴西的济科都被防守的密不透风。中场核心难以施展拳脚的情况下,433的进攻威力就会大打折扣。于是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442逐渐取代433成为主流。但是,442阵型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中场核心被盯防的问题。

第二,433的进化版之一是3313。2002年世界杯前后,贝尔萨用3313阵型武装了阿根廷。韩日世界杯预选赛,阿根廷大杀四方。那个极端激进阵型把边路进攻的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但是,也很快暴露了一些问题。边路下底传中需要配合中锋,如果中锋被锁死,会用备案,备案是核心球员在中路梳理组织。可惜的是,2002年世界杯,阿根廷的进攻核心贝隆状态太差,而边路基利—冈萨雷斯和中路巴蒂、索林等禁区攻击手的连线又被掐断,这种情况下,阿根廷只能望洋兴叹。

人生关键时刻需要转场,转场就是关键的转折点。巧妙绝伦的转场往往是匠心独具的艺术天才灵感迸发时候的心血结晶。当屈原在《九歌—国殇》最后一句写道“子魂魄兮为鬼雄”,突然从上帝视角的第三人称叙述转场到情怀浓烈的第二人称倾诉,那种真挚感情打动了无数读者,也留下了千古绝调。

足球是和文学一样的艺术,足球战术世界就是精深的思维艺术海洋,徜徉其中,那是一种绝美的享受,而精彩的转场会把这种艺术推向高峰。

当边锋下底传中打法遇到瓶颈难以发展的时候,一位名载绿茵史册的伟大教练出现了,他就是穆里尼奥。

穆里尼奥是绿茵世界里不世出的人才,即使把最好的溢美之词献给他也不为过。2004年,穆里尼奥执教波尔图问鼎欧冠,一举成功,之后驾临斯坦福桥。在那里,他把一种全新的打法带给了切尔西。

也许,穆里尼奥研读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流行的433阵型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流行的442阵型。他看到了这两种阵型的长短优劣,萌生了进行修补的想法。于是,他把442阵型带给了波尔图,问鼎了欧冠。驾临斯坦福桥之后,他重新拾起了433阵型,因为,他有把握弥补433阵型的缺憾。

也许,穆里尼奥细心观摩了阿根廷在韩日世界杯上所采用的3313阵型。看到了3313阵型的骇人杀气,也看到了3313阵型中场核心被限制之后的无奈。于是,他想,为什么边锋只能下底传中,而不能有所他用呢?

也许,对足球战术历史精通的穆里尼奥会读过上古时期WM阵型创立者查普曼说过的一段话,那段话是,比赛中更现代的一方,边锋的使用极具变化,并通过后卫之间的空隙来支援前锋,而他们很少进行传中。

那段话也许启发了穆里尼奥,那一刻,穆里尼奥灵感迸发了,灵感迸发的结果就是诞生了逆足边锋打法。

穆里尼奥当时想,假如把边路球员下底传中的打法改为内切之后打门或者组织进攻,那么,433、442以及3313这三种阵型面临的所有问题几乎都会迎刃而解。

边锋向禁区内切,第一可以解决中场核心被冻结后中路无人组织的困难,第二可以使对方防守队员的防守更加小心,从而缓解己方中锋的压力。第三内切之后的边锋可以伺机打门,增加得分几率。

那个时候,顺足边锋为主。下底传中的话,顺足边锋比较占优势。但是,如果内切的话,顺足边锋绝对没有优势。究其原因有两个。

一是,比如,左侧边锋的内切方向是向右侧,那么这名球员一定是左脚完成蹬地,身体右侧向移动并向前迈出同侧腿。这种情况下,左边锋是右脚顺足球员的话,神经支配肌肉做动作的熟练度相对较高,做出的判断更为快速精准。

二是,无论传球还是射门,内脚背的运用是主流,外脚背因为准确度不好控制是支流。边锋内切之后,顺足的话用内脚背会变的很困难,要想发挥最大威力,顺足的话向禁区内的传球只能用外脚背,而射门的话,除非是打近角,否则都得用外脚背来完成,那是相当不舒服的。

但是,如果边锋逆足的话,以上问题都不再是问题。于是,左脚顺足边锋打右路、右脚顺足边锋打左路这样的逆足边锋战术就出现了。

这样安排,边锋内切之后的射门有了更多的角度选择,同时射门与直塞球的准确率也会大大提升,这种安排,成功解决了边锋内切的技术问题,弥补了433阵型的漏洞。

穆里尼奥第一次执教切尔西时期,把通过逆足边锋改进的433阵型带到了蓝桥。他安排左脚罗本打右路,右脚乔科尔打左路。这种新颖打法立竿见影,为切尔西带来了很多座奖杯。

2008—2009赛季,霍奇森执教富勒姆,他安排右脚球员西蒙—戴维斯打左路,左脚球员达夫踢右路。那个赛季,富勒姆成为英超黑马,获得了英超第七名的队史最佳排名。

2009—2010赛季欧冠决赛,国米右脚球员埃托奥踢左路,左脚球员潘德夫踢右路。拜仁慕尼黑也是如此,右脚里贝里踢左路,左脚罗本踢右路。那年,逆足边锋在绿茵最高舞台上上演了巅峰对决。

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足球战术领域也没有完美无瑕的战术,逆足边锋打法也是如此。逆足边锋打法的缺陷之一是,当不只需要边锋内切偶尔还需要下底传中的时候,短板就来了。而解决这种短板的手段是两个字——叠印。

屈原在《九歌—国殇》中巧妙运用了转场,而在《九歌—鬼女》中还神奇运用了类似影视剧光影重叠“影中影”的叠印写作手法,那种写法,惊讶了很多文学爱好者。

引申到足球战术世界,为了解决逆足边锋下底传中的不足之处,许多知名教练继续进行了探索。于是,就诞生了顺足助攻边后卫与逆足边锋在边路巧妙叠印、局部配合的精彩创举,那个创举,把逆足边锋战术又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贝尔在皇马踢过这么几个位置,第一是左边锋,这个很少。第二是前腰,也很少,基本上只在贝尼特斯、洛佩特吉、索拉里执教时期短暂踢过。第三是右边锋,这个最多。

皇马欧冠三连时期,贝尔大多踢右边锋。那段时间,贝尔登场的比赛,皇马顺足右后卫卡瓦哈尔助攻上前和逆足右边锋贝尔在右路配合,卡瓦哈尔主要负责下底传中,贝尔主要负责内切之后打门或者组织,当然也有外脚背传中这种情况出现。左路是顺足左边后卫马塞洛和左路不固定的某位左脚逆足球员类似右路那样的配合。顺足边后卫和逆足边锋的完美叠印配合,为皇马收获了很多进球和很多奖杯。

最经典的场景是2017—2018赛季欧冠决赛,右脚球员C罗在左路内切之后给到了助攻上来的左路球员马塞洛,马塞洛传中,禁区内贝尔倒挂金钩,斩杀了利物浦。类似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逆足边锋战术暂时讨论到这里,这种打法后续会如何发展,又会有怎样的天才迸发出怎样的灿烂火花来继续丰富足球战术,让我们静静期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