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长寿之乡”巴马困境:失败案例 再也不想去

在广西西北的群山里,一湾盘阳河的清流自山间洞窟而来,左折右拐地穿梭于田塬之间,滋养了“人间遗落的一块净土”巴马。

近些年,作为“世界长寿之乡”的巴马,缔造了“养生传奇”。游客、养生者纷至沓来,千百年来的宁静被惊扰,生态环境遭遇极大挑战。“要避免巴马成为第二个凤凰古城!”有专家呼吁。

截至2010年1月,巴马健在的百岁老人共有82人,每10万人中拥有百岁老人31人,这已经是国际长寿标准的4倍多!从20世纪50年代起,国内外科学家就纷纷前来探秘,现年86岁的国际自然医学会会长森下敬一就曾9次到巴马考察。

真正让巴马开始声名远扬的,是在1991年举行的国际自然医学会第13次年会上,巴马被宣布为继前苏联高加索、巴基斯坦罕萨、厄瓜多尔比尔班巴、中国新疆南疆一带之后的世界第5个长寿之乡。之后3年,“长寿巴马”蝉联国际自然医学会的年会主题。以巴马为研究基地,国际自然医学会发表的报告和论文达数百万字之多。

着迷于此的不只是科学家。媒体的宣传更加激发了人们对长寿和健康的强烈渴求,竞相前往巴马。

来自上海的何东子就是其中一员。何东子回忆,他和妻子首次来到巴马时,外地人并不是很多。他与妻子每日饮清泉、赏青山、逛洞窟、扶修竹,好不自在。何东子与妻子商量,“下半辈子就住在这儿”。他一口气往屯里交了20年的房租。可不久,何东子就发现,整个村屯开始喧闹起来。

不少养生者每年都固定来巴马长住上一段时间,成了“候鸟人”。数据显示,2006年,巴马旅游接待人数为11万人次,7年后的2013年,这一数字飙升至263万人次,创造了广西旅游史上的“巴马现象”!

大量人口的涌入,在不同方面考验和冲击着巴马的承载力。建设混乱、环境污染、配套不足等问题,让寿乡的生态有了被刺伤的阵痛。“巴马的水不如从前啦。”当地人告诉记者,十几年前,县城巴马河的水是可以进去游泳的,如今看着便觉得脏;盘阳河的水,以前是可以直接饮用的,现在已经不敢喝了。

“危楼高百尺,手可伸对门,不敢楼边过,恐怕砸到人。”有人用此诗戏谑核心景区坡月村的楼房乱象。放眼望去,除了一排排路边摊,店面的玻璃窗上都贴满了中药保健品、器械与长寿食品的广告。清凉的空气里开始弥漫着熏人的商业气息。

巴马县副县长、公安局长蓝善柏坦陈:“坡月以前只是个几百人的小村屯,短时间内涌来几万的外来常住人口,资源、环境、管理等各方面的压力可想而知,我每月至少要到坡月督察两次。”

巴马县旅游局副局长黄必锋告诉记者,近几年旅游人次井喷增长,基础配套设施的确跟不上发展的快节奏。他认为,盘阳河水质的变化,主要是因为常住在沿盘阳河岸的“候鸟人口”增加后,排放的废水所致。

更致命的是,“候鸟人”和游客的涌入,正在快速改变着村民们原有的生活方式:百岁长寿老人成了“景点”,告别了过去习惯了的劳作,每天坐在门前,等着游客前来合影,送上长寿红包;当地物价和景区票价一涨再涨;商贩兜售着各色“长寿药”

“宁静与祥和被打破了,憨厚朴实的民风变质了。”一位来此居住的休养者略带伤感地说。就连22年前亲自将巴马送上“世界长寿之乡”席位的森下敬一也叹息说:“再也不想去了。”在国内举行的某次研讨会上,他直称巴马是“失败的案例”。